朱庆和 深沉的怀古 悲情的警世

深沉的怀古  悲情的警世


——刘禹锡《西塞山怀古》赏析


江苏 朱庆和


王濬楼船下益州,金陵王气黯然收。


千寻铁锁沉江底,一片降幡出石头。


人世几回伤往事,山形依旧枕寒流。


今逢四海为家日,故垒萧萧芦荻秋。


      【注】长庆四年(824)刘禹锡由夔州刺史,调任和州刺史,沿江东下,途径西塞山,写下了这首诗。


     刘禹锡《西塞山怀古》这首七言律诗,即景抒怀,借古讽今。全诗四联,颇似由四幅图画构成的一幅巨大的历史画卷,移景聚焦,不难发现诗人通过不同的特写镜头,分别再现了“石头城”的历史变故。尤其是尾联给人以形象的棒喝。读此诗让人感受到诗人深沉的怀古之情,和悲情的警示之言。


第一幅画面,王伐吴图。开头“王濬楼船下益州描写晋益州刺史,奉命伐吴的情景。一个“下”字,不仅写出了当年攻打石头城的线路,而且可见西晋水军战船咄咄逼人的威势。接着“金陵王气黯然收”一句,作者以跳跃性的诗句,避开了王、孙攻守的战况。但是,却无不让读者想象到,西晋王声势显赫,势不可挡,节节胜利,东吴孙皓闻风丧胆,群龙无首,兵败山倒。“金陵王气”就如此“黯然”消失。其中的“收”字,既照应了上句的“下”字,又直截了当概括了吴主孙皓腐朽政权分崩离析、国亡气收的颓势


第二幅画面,金陵降幡图。“千寻铁锁沉江底,一片降幡出石头”,颔联中,诗人精心选取了“铁锁”和“降幡”两个物象,高度浓缩了这场战斗的起始、经过和结局。读之,让人联想到,东吴的亡国之君孙皓,想凭借长江天险,命人在江中暗置铁锥千寻大铁链子江面,拦截晋船,自以为是万全之计,谁知东吴的江防工事,就这样被王濬烧融链索,铁锁沉入江底。王步步紧逼,直取金陵,完成了一代伟业;而孙皓终因“积恶已极,不复堪命”,只得“降幡”以失败告终。


第三幅画面,山形依旧图。当诗人“几回伤往事”,由东吴的灭亡引发开去,使人们又联想到东晋、宋、齐、梁、陈几个朝代的兴替更迭。然而,“大江东去浪淘尽”,随着历史长河的流逝,曾经的盛世不再,经过兴盛败落,只是“山形依旧枕寒流”。昔日的西塞山,六朝著名的军事要塞,如今已经物是人非,只有山川“依旧”。真是“兴废由人事,山川空地形”。与其说是“山枕寒流”,倒不如说是诗人面对江山依旧,人事全非,而想到自己政治上失意的残酷现实倍感心寒。


第四幅画面,故垒秋荻图。“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。”诗人将“四海为家”的“今逢”,与“荻秋”“故垒”对举,怀古慨今,往日的军事堡垒,已成废墟,残破荒凉的遗迹,颓落在一片秋风芦荻之中。结尾的这幅画面,诗人借此讽喻不知居安思危之朝廷,应该清醒:在和平统一环境里,时刻保持警惕,要看到中唐以来,藩镇割据日趋严重,要把萧萧芦荻中尚存的“故垒”当成警钟,要从六代奢华,风流云散的兴亡变幻之中汲取教训。字里行间委婉含蓄,“似议非议”,语含讥讽。


总之,这首咏史名篇,其五幅生动形象的画面,将历史的严峻与诗人的感伤交织在一起,托古讽今,给人深思。


 (发表于《语文报》)


通讯地址:江苏省盐城市榆河路67号(盐城市明达中学)  朱庆和


邮政编码:224002   


电子信箱:heqingzhu888@163.com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