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庆和:愤世嫉俗黑白昭彰——屈原《渔父》赏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愤世嫉俗黑白昭彰——屈原《 渔父》赏析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苏  朱庆和


       屈原,战国时期的楚国诗人、政治家,“楚辞”的代表作家。《渔父》是屈原遭到了国内腐朽、反对势力的排斥和迫害,屡次被贬官和放逐,人生际遇处在极其困恶之境下写出的脍炙人口的诗篇之一。它采用“屈原”与“渔父”的“问答”形式,作出了自己最终的一个抉择。全诗刻画了屈原“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”、宁可“葬身江鱼之腹”,也决不“蒙世俗之尘埃”的高贵品质。


  本文虽然虚构了他与“渔夫”的问答对话,但是这其实就是诗人自己的内心独白。当然,我们可以把“渔父”理解为真的屈原在江湖泽畔碰到一个渔人,和他有过一番类似的谈话;也可能只是屈原把自己内心的矛盾,用“自问自答”的方式传达出来。而后者的可能性更大。通过这种假设问答,我们可以看出:是随波逐流、谄媚取宠以苟且偷生,还是保持高尚纯洁的本性、与世俗抗争而独行其是呢?屈原心理早就有了结论。只不过借这个虚构的“渔父”,把世俗人趋炎附势的内心世界和自己洁身自好、羞于同流合污的光明磊落的志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罢了。全篇的重点在于:一方面是面对颓败混浊的世风,诗人从心底发问:“我”何苦这么执着呢?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”,意思是说我们可以随环境,作出自己新的选择,“我”也有能力来适应它。我濯缨也罢、濯足也罢,反正我还是濯了。这是一种心灵独语。而另一方面,那就是“我”所追求的美的理想、“我”的高洁的情操、顽强的意志都到哪里去了?不,“我”虽然身处逆境,有志难展,理想破灭,但是,热爱祖国和人民,保持高洁的情操,做一个“廉贞”之士的决心至死不移。“我”不能为一时的名利、诱惑、压力所动摇,“我”要坚持。因此,这两种声音,屈原把它化为两个形象意旨,从而产生了“渔父”和“屈原”的这番对话。当然,最后以“渔父”自己扬长而去作了结语。虽然屈原没有说服“渔父”,“渔父”也没有说服屈原,但是,我们透过文章结尾“不复与言”四个字,一切并知:在屈原与“渔夫”的争辩中,黑白已经昭彰,是非终究分明。 


 《渔父》中的“渔人”这一形象,对后世文学的影响很大。例如唐代柳宗元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,这个“独钓寒江雪”的画面和蕴涵的意味,我们可以这样体会:柳宗元在诗中的意境并非是借钓鱼而钓人,以求像《封神演义》中的人物姜子牙一样。姜子牙八十岁在渭水边垂钓,被周文王访得,拜为丞相,后又助武王起兵伐纣,终于完成兴复周室的大业。而柳宗元的“独钓”和屈原,的“举世混浊而我独清,众人皆醉而我独醒”的境界是同出一肘的。从诗的一、二两句的韵脚来看,“千山鸟飞绝”的“绝”,可以换成“尽”字,“万径人踪灭”的“灭”,可以换成“隐”字。为什么用“灭”“绝”二字?可见诗人对当时“举世混浊”“众人皆醉”的现实何等的不满与愤恨!诗人的“独钓”,已经不是幻想得到当朝统治者的重用,而是将整个世界钓在他的竹端,惟有他怎样懂得演绎人生。其孤寂与乐观化成了一江冬钓图。它有一个品格高洁,然后是一种自信。有人把《渔父》和《庄子》的《渔父》对比研究,从而衍生出“渔父”这一文学形象,它是中国文化特有的符号。诠释此符号就是“坚持操守、追求自由”这样一种人生的代称。


    另外,《渔父》采用的主客问答、韵散兼行的体例,也为诗人淋漓尽致地抒发情感奠定了基础,对后世赋体文的发展也提供了很好的文学样式。(朱庆和)

《朱庆和:愤世嫉俗黑白昭彰——屈原《渔父》赏析》有1个想法

  1. 《新课程》《新课程学习》省一级教育类期刊,《神州》《高中数理化》国家一级教育类期刊。
   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正规刊物,中国知网 全文收录,三号全,全国公开发行。
    《少年素质教育报》知网全文收录,订阅报纸,可免费刊登校园新闻稿件。
    责任编辑:
    程耀东(身份可以核实)
    联系方式:【手机】13041136186 【QQ】366861001

发表评论